烤全小白_我是智障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主主角右党其他cp也吃
有梗就写
特别杂食,关注需谨慎

【主嘉世叶】给我们的小队长


偏心吴叶

快中考了,先爬回来发个生贺

我们的修修永远是最棒的


-----------------------------------------------------

  
  叶修感觉一觉醒来世界都变了,他可爱的队员们不知道为什么躲着他,而可恶的老板大人也破天荒地放他们休息一天。
  

  “雪峰,你说他们是怎么了?”看着沐橙一遇见他就瞬间万米冲刺,叶修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一群人都躲着他,无奈的叶修只好找他家副队长聊聊人生了。
  

  “毕竟都这个年纪了嘛,可能会有点心事。”吴雪峰摸了摸叶修乱翘的头发,完全忽略了除了沐橙基本上没有人比叶修小的事实。
  

  “嗯……”叶修耸了耸肩,无视了吴雪峰那随口一说的话,“那我去训练室了。”至今为止的嘉世还没闹过什么矛盾,就那几个从网游一起打出来的几个损友,叶修也就不放在心上了,估计他们在和沐橙捣鼓什么小恶作剧。
  

  “对了小队长,今天食堂要大扫除晚点再过去。”
  

  “好的。”叶修挥了挥手表示他听见了。吴雪峰看着叶修走远的背影笑了笑,低声呢喃,“小队长不看日历真是太好了。”要记得看日历啊小队长(笑)
  

  有些昏暗的训练室里,亮着微弱的一丝灯光,照得叶修的眼睛波光粼粼的,就像能落下几点水滴出来。叶修趁着清闲就跑到网游里抢起了boss。
  

  “我说老方,你该投降了吧,你看boss都快血红了。”叶修无聊地撑着下巴,有点婴儿肥的脸颊给压出了红印,现在大局已定,也就不需要叶修什么帮助了。
  

  只听见耳机里传来对面方世镜的怒吼“叶秋我去你的!!”叶修默默把耳机拿远点以免耳朵受到噪音的荼毒。
  

  boss也抢完了,叶修瞄了眼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快八点了,估摸着食堂应该已经清扫好了,便打算就这么下线时,倒是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闪过,就顺势问方世镜,“老方,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原以为方世镜会吼回一句你抢我们boss的日子,结果那边倒是没声了,过了十几秒才回了句,“我,我怎么知道!我下线了。”就这么慌张地下线了。
  

  叶修用指腹摩挲着下巴,纳闷方世镜怎么突然就慌张地跟做贼一样,也跟着下线了。
  

  今天的食堂出乎意料地安静,也不是说平常有多吵但偶尔也会传出几句讨论声,现在是啥声都没有,完全是昏暗一片的,叶修就当是他们已经吃完了。
  

  谁知刚走进去,耀眼的白光就突然亮起,直接一堆礼花喷到他脸上,“生日快乐!!”苏沐橙撞到他身上,清脆的声音因为有些激动导致声线略尖,就似烟花那样这么在他耳朵旁炸开,吓得叶修心脏是猛地一缩。
  

  敞亮的食堂里挂满了气球和彩带,充满了生气。
  

  “沐橙,”叶修无奈地揉了揉可怜的耳朵,低头看着苏沐橙朝他顽皮的笑。“嘻嘻。”苏沐橙吐了吐舌头。看来他们捣鼓了一整天的事是为了给他庆生,最近顾着忙把自己的生辰都忘到九霄之外了。叶修笑着,眸底波光滟潋,心底泛着层层涟漪。
  

  “生日快乐,队长。”起码三磅大的蛋糕上写着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与其说丑不如说是惨不忍睹。上面真的耿直地插了二十根蜡烛,有些密集的遍布其中,让叶修有些担心会不会把这个蛋糕烧了,然后明天出个“嘉世队员为队长庆生火烧俱乐部”的头条。
 

  “喂,队长,你可不许嫌弃我们写的丑!”看着叶修略微妙的眼神,某个可爱的小队员不自在地用手指刮了刮脸,指尖还沾着些许的奶油被糊在了脸上,彰显着他一整天的努力。
  

  “你还知道自己写的丑啊。”叶修调侃,刚刚还在不好意思的人现在瞬间暴起,觉得他们队长的脸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忍不住想要送一拳上去。
  

  “谢谢啊。”叶修的手抚上了他的头,轻轻地揉了揉。这是份真挚的谢意。刚刚还在张牙舞爪的小猫立刻被安抚了,“不,不用谢啦。队长你快许愿啦。”小队员的脸不争气的红了。
  

  “许个愿吧,小队长。”
  

“嗯。”叶修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真的很严肃的许起愿来,看叶修许愿原本还有些闹哄哄的霎时安静了,一群人就围着叶修凝视着他,细长的眼睫被橘红的烛焰映衬出点点微红,过了好久,叶修才把蜡烛吹灭。
  

  方才的安静刹时被吵闹替代。
  

  “队长,许了什么愿啊?”
  

  “保密。”
  

  “是不是嘉世再得个冠军?”
  

  “这不是事实么?”

  
  “咋许这么久。”
  

  “多许几遍灵一点。”

  
  “队长你咋这么迷信了??”
  

  …………

  
  叶修被大家簇拥着,他们互相伺机把奶油糊到对方脸上,陶轩把粗制滥造的小王冠套在叶修脑袋上,他们把弄着手机偷拍叶修被捉弄的样子。这时的嘉世还没有什么争吵,互相的几个损友一起闹,陶轩还愿意宠溺着这个年轻的队长,吴雪峰还在身边给他及时的帮助,他们还愿意给亲爱的队长庆祝生日。
  

  一张照片就在混乱中塞进了叶修的怀里,那是张大合照,当时的叶修被一群人推到了镜头前,他们调笑着看着叶修。照片的背面是他们或是歪歪斜斜或是龙飞凤舞的签名。曾经的他们开玩笑说出名了后要练签名,然后签在照片上,拿出去卖了。
  

  “队长你可要认真保管啊!不要和那张最有价值的选手的纸一样随手揣口袋里。”看到叶修就这么把照片塞进裤袋里,他们感受到莫名的恐惧。
  

  “嗯,我会好好保管的。”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样的叶修难得认真的说,不过在他们眼里也没多正经就是了。连在职业选手眼里的一种莫大的荣耀都差点被他扔进洗衣机洗了,更别说是张照片了,保不准哪天就在某个犄角旮旯堆里积灰了呢,他们默默吐槽。
  

  望着他们在那里玩闹的吴雪峰悄悄凑到了叶修身边,与他咬起了耳朵,“小队长,许了什么愿呐?”温热的气息扑在他的耳朵上,被一点点浸染成桃红。“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叶修一脸正色,“吴雪峰先生你作为副队长这么期待队长的愿望不实现,我有必要怀疑你的险恶用心了。”
  

  “这样我就更好奇了,小队长。”叶修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挪,吴雪峰靠得越来越近,他都要怀疑吴雪峰想要咬他的耳朵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希望大家永远在一起就好了,只是一份奢望罢了。“就是大家都好好的。”
  

  神明大人都是那么喜欢玩弄人吗?连这份微薄的愿望都不肯实现。
  

  大家玩累后陆陆续续把东西收拾一下就去睡了,还不忘跟叶修道晚安。
  

  “晚安啊,小队长,一夜好梦。”吴雪峰将叶修的刘海撩起,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如湖泊般平静的眼眸注视着他,深茶色的眸底装载着他的身影。“怎么了,新的晚安方式?”叶修抬头望着他,泛着水光的眼睛在昏暗中熠熠生辉。
  

  “嗯,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了,小队长,晚安。”吴雪峰的额头分开,转身陷入了黑暗中。
  

  “晚安,吴雪峰。”在一片黯然中,叶修并没有离开,就着靠在了窗边,清冷的月光将他整个人的锐气消融了,他也不动,点燃了一支烟望着新月。缥缈的烟雾缭绕指尖而上,迷蒙了新月。
  

  “最后一次吗……”
  

  叶修轻叹,吴雪峰已经不年轻了,魏琛退役了,林杰也想着让王杰希接替了。这大概是吴雪峰能陪他过的最后一次生日了。跟相交线一样,在相交前,他们是不相干的两个个体,只有在那个交点相遇,之后又再各奔东西。
  

  叶修抽了一口后就不抽了,就静静看着指间的烟渐渐燃尽,然后微弱的星火被湮灭在窗台上。他转身离去。
  

  昏黑又寂静的夜晚,叶修坐在电脑桌前,罕见的,有一次不是为了荣耀或是其他什么游戏而打开电脑。他盯着屏幕发了好久的呆,最后还是选择登录了QQ。
  

  刚登录便是接踵而来的消息大爆炸,凡是加了好友的都发来一句句祝福,一个个职业选手的签名也都换成了“叶秋,生日快乐。”就像是约好的一样。


叶修是他们最难缠的对手,也是他们最敬佩的选手。
  

  莹亮的电脑屏幕上映射出窗外的繁华,正对着窗的大道上,是一群举着枫叶色荧光棒的人,有小姑娘,有小伙子,也有几个熟人,排成硕大的个“生日快乐”在那里,那是他的粉丝们,从没见过他却深爱着他的人们。



他的心脏就像炸开了花。爱着他的人有很多。
  

  “叶秋生日快乐!”
  

  “叶神生快!!”
  

   …………
  

  互相素未谋面的人,声音却整齐的不行,这一句句饱含的,是对他的祝福。我们从不奢求太多,我们只要你安好就够了。我们什么都不怕,愿意为你赴千里而来。
  

  深夜的蟾光被抖落在他安详的睡颜上,空空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张被相框好好封着的合照。半透明的窗帘被风吹起,窗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在窗帘遮掩下隐约可见一个朦胧的身影——清俊的橙发少年留下了一张照片。

  
  那是三个人在阳光下的合影,背面还清晰地留着当时还很青涩的字。
  

  晚安,叶修。



------------E----------N----------D----------------


感谢观看的各位

祝叶修永远开心

爱着他的人有很多,

我很自豪我也是其中一个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