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全小白_我是智障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主主角右党其他cp也吃
有梗就写
特别杂食,关注需谨慎

(all金/雷金)非典型的典型恋爱厚学01

主雷金,轻微all金
学院pa
这个雷狮又在耍流氓了
文笔渣到爆炸
可接受请往下翻




金完全没想到过有一天会和雷狮走在一起。
  
  然而事实就是,他们现在确实在一起走。
  
  金苦恼地跟着雷狮,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不由分说就带他乱串。
  
  金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想着要不要答应鬼狐的入部邀请,谁知道就不小心走进了一个小巷子里,还没注意到走错了方向,等回过神来,就已经迷路了。
  
  能回家还回错路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很厉害了。
  
  他在瞎蒙乱窜中就正好撞上了雷狮,要不是雷狮反应够快,估计要被撞地上了。
  
  在金撞上来的时候,雷狮就注意到了金,原本可以躲开任由金摔倒在地上的,突如其来的玩闹心起,反而把他接住了。
  
  “你在向我投怀送抱吗?小鬼。”雷狮圈住金,硕大的帽子下顽皮地翘着几根金毛,金整个人是趴在雷狮身上,全靠他来支撑,才一米六多一点的身高在雷狮面前娇小得跟个小兔子似的,宽大的手掌搭在金的腰窝上,热气扑在皙白的颈间。
  
  “我才没有,”金惊得想要跳起来,推开了雷狮,按了按那顶快掉下来的帽子,掩住了微醺的脸,稍后才仰起头露了一个灿烂的笑,“谢谢你接住我,你真是好人。”他能想象得到,要不是雷狮接着他,他会直接亲吻大地。
  
  好人吗……
  
  “嗯~”雷狮打量着金,“怎么了吗?”金疑惑。
  
  “没什么,”只不过那笑有些意味深长,“你知道怎么出去吗?”雷狮问,他原本是在街上随便乱晃看有什么好玩的,结果就晃进了这里,原本应该跟在身后的卡米尔他们早就不见了人影。虽然他不是路痴,但这可不代表他就能从没走过的地方出去。
  
  “不知道,我迷路了。”金撇过头,压了压帽檐,闷声道。能在回家的路上都迷路了,他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神经有多大条了。
  
  “那就一起找出路。”语气里下意识带着习惯式的命令,雷狮拽起金的手腕随便找了条路走了,金是不太喜欢别人命令的,但雷狮却莫名让他信服,就任由雷狮拉着,忘记了挣脱便跟着走了,全然把秋千叮万嘱的不要随意跟陌生人走给抛到了脑后。
  
  几乎已经长成的手掌恰好能包裹住金的手,在炎炎夏季下手心都是黏糊的汗液。
  
  他们漫步在狭窄的小巷,日辉亲吻他们的发丝,无数的岔道和死胡同,看不见头的路和不停的拐角。说实在的,他们快疯了,雷狮开始思考起翻墙的可能性,爬墙看看哪里能出去。金后悔为什么就一时脑抽跟雷狮一起走了,别说出去了,估计都越绕越里去了。
  
  望着天边的夕阳一点点被吞噬,陷入地平线,圈圈红晕慢慢被深蓝所代替,金有点方了,他不敢承受姐姐和发小的怒气,即使他们都很宠他,更多的抱着是担心和无奈,他无法让关心自己的人为自己做更多担忧。
  
  帕洛斯他们找到雷狮时,雷狮和金在岔路口吵着到底到底往哪走,吵到后面隐隐有要动手的趋势,眼看着就要抬起手猜拳决定胜负了,卡米尔及时出来制止了,防止了两人接着去迷路,等到第二天来个某歹徒尸横小巷,原因竟是两迷路少年脾气暴躁大打出手的新闻,又或者来个迷路少年为找出路打爆房屋的新闻。
  
  “大哥,我带你们出去。”澄澈的眼底如平静的湖水,不同于雷狮,眼前与雷狮略有几分相似的少年显得很稳重。
  
  卡米尔三人负责领路,而金和雷狮就在末尾悄悄咬耳朵。原本担心回不了家的心情渐渐放松开来,刚才找路的过程中两人差不多混熟了,本来就是不怕生的性格,也能扯些共同话题出来。
  
  “喂,你弟弟可比你靠谱多了,哪有你那样乱走的。”金默默表示了他的嫌弃,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像雷狮这么随便乱走喜欢胡来的人。
  
  “你不也是在瞎走?”雷狮挑眉,他本就随意惯了,而且卡米尔一定会来找他的。
  
  “我可是有认真地照着记忆走的!”金反驳,偏细的声音一激动下变得尖锐起来,引得前面的三人疑惑地回头,用目光询问发生什么了。
  
  “哦——”雷狮拉长了声音,明显带着点戏谑,毫不掩饰对金的嘲笑。
  
  “没、没什么。”看到前面三人的目光,金羞赧地垂下头。认真的走都能走错路,在才刚认识的人面前暴露自己的智障,怎么说都是很难为情的事。
  
  仿佛摸不到头的小巷有了人的带领逐渐明了开来,不需要多久,就走了出来。回望身后的羊肠小道,想不到这么容易就出来了,金还是很懵的。
  
  “谢谢你们带我出来,我要走啦,我叫金,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金的心里还是记挂着发小和姐姐的,急于回去也不跟刚识得的好人四人组说什么了。
  
  少年一边挥舞着双手一边向家的方向跑去,小小的影子被一点点拉长,灿烂的金发与余晖几乎相融。
  
  “大哥,他走了。”卡米尔轻扯衣领,漂亮的金色从他碧蓝的眸里碾碎消磨,雷狮走到了他身边,指尖抚弄着金和他打闹时无意间掉落的坠子,金色的小箭头被一遍又一遍地蹂躏,“老大,你对他有兴趣?”帕洛斯问。
  
  沉默。
  
  “啧,也许吧,”雷狮嗤笑,无聊的生活总需要一些调味剂,在一群战战兢兢不敢惹他的人里,或者那几个傲慢的家伙,还是一个傻傻的孩子陪着比较好,“找他玩玩。”脑海闪过金灿烂的笑颜,嘴角的弧度勾勒出他的天真,眯起的紫眸荧光闪烁,格瑞的人么。
  
  金到家时秋已经急坏了,秋在过去的数年里彻底了解过了他的尿性,神奇的路痴方式让她无能为力,知道自家弟弟被庇护下养出的天真的性格,作为一个弟控不得不忧心金迷路后被不熟的人骗走。
  
  显而易见,金还没被骗走,只是又迷路了,至少现在没人骗走她可爱的弟弟,嘛,虽然未来就不一定了。
  
  “姐姐。”金缩了缩脖子。
  
  “又迷路到哪去了?明明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了。”秋扶额。“哎嘿嘿,人嘛,总会有找不到路的时候嘛,也没迷路多久。”金揉揉脑袋,乐天派的性格让他对什么事都很乐观。
  
  秋盯着他水汪汪的无辜的眼睛,还想训他两句,终是被他小动物般的眼神打败,心软下来,“好吧,”想了想又不甘心这么算了,恶狠狠按了一下金的帽子,无奈叹口气,“你没事就好。”
  
  “嗯……姐姐,让你担心了”平时被姐姐摸头时总要抗议一下摸头长不高的事,现在知道秋的担心,金乖乖跟在秋身后,没抗议什么,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路痴。
  
  “秋姐,金既然回来了,就开始吃饭吧。”厨房里的格瑞摘下围裙,桌上摆着三两道菜。
  
  这边是一片温馨,另一边雷狮则趴在柔软的沙发上,手指不停戳着那个小箭头,小箭头可怜兮兮地被揉捏着,卡米尔感觉他都能看出小箭头的委屈巴巴了,都快头顶乌云了。
  
  “金,吗?”
  
  雷狮他们不是第一次见过金了,在当初学校开学后的第三个月,嘉德罗斯一如既往又找格瑞打架,学院角落的小树林,成了他们约架的好地方,原本他们是靠在围栏上看热闹的,谁知道围墙上突然出现个人,矮小的身子跨坐在墙上,碧蓝下一头金发被映照得格外耀眼。
  
  也许是单纯的没坐稳,又或者是看到熟悉的发小激动,他直接从墙上翻了下来,不过看他澄澈的蓝眸bilingbiling地闪烁光芒,一副激动的样子,还大声喊着“格瑞”不用说,也知道是因为后者了。金正巧落在格瑞身上,格瑞伸手接住他,那双单纯满载喜悦的眼睛让人无法抗拒。
  
  “金?”
  
  很遗憾格瑞直接松开手任由金掉到地上,但能看见向来冷淡的格瑞会选择去接住别人,对他们来说显然挺稀奇的。
  
  如果说第一眼看金,以为只是个无害单纯的小孩,那么接下来,就是有些意思了。
  
  “格瑞,别这么对你的老友嘛!明明都认识很久了!”金强烈抗议格瑞的举动,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
  
  “你怎么翻墙进来了?”格瑞略头疼,好歹对金的脱线有一定程度了解,没有过多惊讶。
  
  “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校门口啊。”
  
  “那你很棒哦。”摸到了学校摸不到校门口,怎么说都挺厉害了。“嘿嘿,格瑞不要夸我嘛。”
  
  “我没夸你。”
  
  嘉德罗斯本来对这个打扰他干架的矮子(?)就产生了诸多不满,两人还无视他聊了起来,嘉德罗斯直接拎着掌中的铁棍朝他们袭去。
  
  有些发泄般的连带袭向金,带着点被无视的怨念,出人意料的,那个金发的矮子很快就躲到了一旁,并没有被棍子扫到。
  
  “喂,很危险的啊!”金叫嚷着。金色的头发不如嘉德罗斯耀眼得都有些锐利,反而柔和不少,像是在彰映主人的性格。
  
  “哦——”雷狮撑着下巴,瞳孔无意识暗沉下来,玩味地笑笑,“有点意思。”
  
  之前金的躲闪让人惊艳的话,那么现在被嘉德罗斯追着打,就是惹人发笑了。金崭露了他不错的速度,接着暴露了他不怎么会打架的事实。
  
  见金被格瑞一脚踢飞闪过了嘉德罗斯的棍子,形成了一道优美的弧线如咸鱼一般瘫在地上,雷狮不客气地嘲笑金傻气的样子。
  
  嘉德罗斯和格瑞的打架在金的混入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然而不知何时到来的教导主任丹尼尔干脆利落得出面制止了,顺带把这个开学三个月才刚来的新生给带走了,一场乱哄哄的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金是格瑞的发小的事在场的都传了个遍,到也没闹得个轰轰烈烈,只是或多或少留了个心眼。
  
  雷狮是高三的人,金才高一,不同栋的教学楼他们也碰不到一起,顶多偶尔会在操场上看见那个和嘉德罗斯一样有着头金发的少年跑步,飘过几句朝气昂扬的声音。
  
  那个有着清秀脸蛋的少年有着独特的魔力。
  
  看了几次后,雷狮便让卡米尔去打听了他的名字。
  
  金。
  
  跟本人一样的灿烂耀眼。
  
  雷狮笑了。
  

-tbc-

感谢观看(鞠躬)
感谢每一位同样喜欢金和雷狮的人
祝大家都能获得幸福
喜欢此文的可订阅tag
谢谢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