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全小白_我是智障

不定期更新,懒癌晚期
主主角右党其他cp也吃
有梗就写
特别杂食,关注需谨慎

【平韩】独酌(上)

※平韩cp
※占all韩tag歉
※叶韩友情向
※下再开车,上有肉渣
刚刚被禁了。。肉渣走微博
如果接受请往下翻

  1.
  
  第三赛季的冬季,这时候的战队还没那么多,比赛不至于排得那么满,联盟便给了他们一些时间回去探亲。
  
  “既然如此,队长就去放松一下吧。”季冷拍拍他的肩膀。适当放松一下是必要的。
  
  韩文清就这样捏着一张机票,飞去了北京。他也不知道怎么就选了北京,人生很多时候都是莫名其妙的。
  
  韩文清坐在旅馆的床上,看着窗外的雪景,缩了缩脖子,想把脸埋在围巾里,才发现围巾已经摘了。莹亮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现在的时间,“两点……”时间并不晚,可以出去走走。
  
  好冷,韩文清想。
  
  大街上没几个人,大概都躲在家里享受暖气。还有少数店铺开着,传来香喷喷的鸡排味。
  
  韩文清买了一份,靠在街道的围栏上吃着。
  
  有点烫,肉很嫩。
  
  “韩文清?”这是个听过,又说不上有多熟悉的声音。韩文清朝源头望去,这个赛季备受瞩目的新星——孙哲平拎着袋东西,站在不远处,“你怎么会在这里?”孙哲平问。
  
  “旅游,”韩文清顿了顿,“你呢,怎么在这儿”
  
  “探亲。”孙哲平晃了晃手里的袋子,里面都是些过节送的一些礼品。“你这样不冷吗?”孙哲平打量着韩文清,他的鼻子被冻得红红的。韩文清这才注意到出门的时候忘记拿围巾,露出的一段蜜色的脖颈在风中瑟瑟。
  
  “是挺冷的。”
  
  这个可以说联盟最硬汉的男人现在看上去有点可怜,孙哲平感觉从平稳的语气里面听出了一点委屈,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这位前辈也有迷糊的时候呢。
  
   “我把我围巾给你吧。”孙哲平说着,脱下了围巾,然而在脖子受到寒风摧残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贼冷了,这韩文清还是人吗,孙哲平吐槽。还是怂怂地把围巾系了回去,留出一半给韩文清系上。
  
  两个被粉丝称为联盟里最男人的男人,就这样跟别人小情侣似的系同一条围巾。
  
  就算再男人也挡不住他们是游戏宅的本质啊。
  
  韩文清的眼睛微微眯了点弧度,看上去心情有点愉悦,看到这样的韩文清,孙哲平撇开了目光,望向街道上来往的车辆。
  
  什么啊,那眼睛,就好像在笑啊。孙哲平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有点烫。
  
  那是第一次,他们认识到私下里的对方。
  
  2.
  选手们互相都有手机号,为了方便一些交流,早期的选手们对荣耀都在摸索阶段,偶尔会交换一些可行的信息,除了某位可恶的叶姓人士。
  
  在休假的第二天,孙哲平就接到了韩文清的电话。
  
  “喂?怎么了?”
  
  “我迷路了。”韩文清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
  
  “噗,”孙哲平是真的想笑,“你在哪?我去找你。”
  
  “嗯……”
  
  孙哲平找到韩文清的时候,韩文清坐在长椅上垂着头,身上都快要长蘑菇了。
  
  “还好吗,韩队。”孙哲平拍拍他的肩膀,语气里带着点笑意,平时低沉的声音被带得上扬。
  
  韩文清大力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脸,“挺好的。就是这路真难找。”这一带的路比较复杂,保留着不少以前的房子,小巷子无数,都不知是通向哪的。
  
  “是难找,我带你走吧。”
  
  “好。”
  
  3.
  孙哲平领着韩文清慢慢走着,鞋子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这儿不如想象的那般荒废清冷,倒是热闹。一个个小孩拿着糖葫芦跑过,几个大娘围在一起闲聊,没有高墙竖起的冰冷。
  
  腊梅悄悄往墙外探出几根枝条,装点了几抹嫩黄,暖了这一方寒天。
  
  “吃糖葫芦吗?”孙哲平问。
  
  “不……”
  
  “试试呗。”韩文清刚想拒绝,孙哲平打断了他的话。
  
  “嗯。”
  
  卖糖葫芦的大娘和蔼地笑笑,接过孙哲平给来的钱,递给了他一串糖葫芦,“来旅游的?”大娘歪了歪头,垂下几根银丝。
  
  “他是。”孙哲平朝韩文清努努嘴。
  
  “俩小伙真俊气,玩得开心啊”小小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像弯弯的月牙。
  
  “好的,大娘。”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转过头对视一眼,又撇开了视线。
  
  韩文清专心舔着外面的糖衣,安静跟在孙哲平后面,嘴巴里都是甜腻腻的味道。
  
  韩文清望着周围的屋子,不算老旧,有几个刚翻新过,白墙上涂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他发着呆,一个个看过去。
  
  “我说,你把外面的糖衣都舔完了。”孙哲平无奈地说。韩文清手里的糖葫芦,甜腻的糖衣早就没了,徒挂着几颗嫣红的山楂,就第一颗咬了一口。口水留在上面,被光照得亮晶晶的。
  
  “不喜欢吃?”韩文清对着山楂,眉头微皱,表现得挺明显了。
  
  “酸。”
  
  “小孩子吗?”孙哲平嗤笑,“没想到韩文清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
  
  “你试试。”
  
  “行,我试试。”孙哲平就着韩文清咬过的地方啃了一口,一股酸酸的味道扑来,喇得他分泌了一堆唾液,“哎,是挺酸的。”孙哲平也忍不住蹙眉,朝他吐了吐舌头。
  
  韩文清愣了愣,咽了口唾沫,喉结微动。
  
  “想啥呢?”孙哲平挑挑眉。
  
  “想你也挺幼稚的。”韩文清不看他。
  
  “真的?”孙哲平走到前面去,给他留下一个背影。
  
  “真的。”
  
  韩文清在后面默默捂住了脸,总不能说,有点想亲你吧。
  
 4.
  韩文清和孙哲平突然变亲近了。
  
  在两人归队后队员们疑惑,他们这是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旅游遇到了点麻烦,受到了他的帮助。”这是韩文清的说法。准确可靠,队员们也就信了。
  
  “偶遇了可怜兮兮的韩文清,英雄就美后他就感动非常,打算以身相许了。”这是孙哲平的瞎扯淡。扯淡到队员们想打他,弄得张佳乐都想去问韩文清,他的搭档有没有给整啥幺蛾子。虽然后来印证,这差不多是事实了。
  
  5.
  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开始了,韩文清和孙哲平无一例外,都在其中的行列。双花靠强有力的实力,被粉丝们送上了全明星之一。
  
  因为上赛季的冠亚之争,嘉世和霸图直接分到了不同队,而跟他们同队的则有百花。团队赛里,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为队友铺开了一条路,百花之下,血花盛开。除了那把大剑,还有一双拳头紧随,不断向前,一切都出乎意料的好。
  
  他们互相死磕到底,到底是哪队赢了,韩文清已经忘了,只记得最后赢的也赢得特别惨烈。能尽情挥霍精力的感觉是很畅快的。
  
  “去吃冰淇淋吗?”孙哲平发消息过来。
  
  “好。”明明是冬天,他没有这么糟蹋肚子的习惯,但还是接受了他的邀请。
  
  一家小小的冰淇淋店,里面并没有几个人。“吃哪个?”孙哲平问。
  
  “咖啡味的。”
  
  人很少,所以并不需要等很久。韩文清接过,舔了一口,冰冰的,浓郁的咖啡味,不算特别苦。“我这个超级甜,你要吃吗?”孙哲平舀了一勺,对着他。
  
  “试试。”韩文清看了一眼,白白的,应该是香草或者是牛奶,在舌尖碰到的时候就后悔了,“白巧克力?”太甜腻了,犹如热恋中的情侣那般。
  
  没注意到,角落里,有个黑发的男子看了他们很久,又移开视线,继续和对面橙发的女生闲聊。
  
  6.
  之后再见面,就是霸图对上百花的比赛了,百花的繁花血景仍是横行,同一套打法,打散了联盟数个战队,百花盛开,也迷乱了韩文清。
  
  百花赢了。
  
  应付完记者招待会,韩文清还不急着回去,坐在体育馆的一个空位上发呆,回想刚才的比赛,看上去乱,却也有迹可循,季后赛,这肯定是一场硬战。
  
  又哪场不是呢。
  
  “还不走?”孙哲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热气扑到他的脖子上。
  
  “……”韩文清侧过头,与他对视,惊得孙哲平后退,鼻子险些撞在一起,韩文清揽着他的头,“这次是百花赢了,但霸图不会认输。”
  
  “百花也是。”他们都是不肯认输的人。
  
  “下次比赛见。”
  
  “下次见。”
  
  等到下次,就是季后赛了,这不是自傲,是对自己,队友,及对方实力的肯定。
  
  7.
  第三赛季的冠军,还是落在了嘉世头上。
  
  嘉世的粉丝热烈欢呼着,显得百花那边的落寞,低迷了一会儿,又勉励着自己支持的选手。
  
  韩文清悄悄从观众席离开了,当他找到孙哲平的时候,孙哲平正蹲在厕所门旁抽烟,一股刺鼻的烟味扑面而来,孙哲平一脸憋屈。韩文清也跟着蹲了下来,孙哲平当即把烟掐了。
  
  良久,孙哲平闭上眼睛,就倒在韩文清身上,“借我靠一靠。”韩文清有些僵硬,任他靠着,“我说,叶秋怎么这么强啊。”
  
  “他一直都这么强。”韩文清低头看他。两人丝毫没察觉到他们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对在缠绵的恋人。
  
  “真难缠。”
  
  说话间,有人推开了门,叶修走了进来,“怎么,不参加记者招待会,你们孤男寡男的,在这儿谈恋爱?还顺带夸我?”叶修问。
  
  “屁咧,谈啥恋爱,你可是重头戏,咋不参加。”孙哲平怼回去。
  
  “你不懂,我可是惯犯了。”叶修摇了摇头,看着他们没意识到扣在了一起的手,垂下眼睫,又走了出去。叶修靠在门上,深吸一口气,“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推着准备进厕所的张佳乐,“走吧走吧,”
  
  “唉?不是叶秋你??”
  
  “你搭档在里面谈恋爱呢。”
  
  “啊?”
  
  厚重的门成功隔绝了叶修的声音,孙韩二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叶修打上了情侣和基佬的标签了,还顺带让张佳乐给孙哲平打上了脱团叛徒的标签。他们就蹲在那儿蹲了好久,一直等到差不多人都散了,两人才站起来。
  
  腿早就已经麻了,韩文清想站起来,却往孙哲平的身上倒去,“嗯哼,”孙哲平一声闷哼,“你还挺重的。”一米八多的汉子再轻也轻不到哪里去。
  
  “谢谢,”韩文清抬头,双手撑在他结实的胸肌上,“走吗?”
  
  “我等会儿再走。”
  
  “那我先走了,再见”最后的尾音隐没在了关门声中,孙哲平看着镜子,手指在脸颊一侧来回摩挲,就是这个地方,刚刚他摔过来的时候,正好蹭到的地方,有点软,温温的,不像他性格的刚硬,那是韩文清的嘴唇。
  
  “戚,”孙哲平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打开门走了。
  
  一旁的垃圾桶内留着一根,抽到一半被掐灭的烟头。
  
  8.
  “大孙,叶秋说你谈恋爱了,是不是真的啊,对象谁啊?”张佳乐趴在床上,晃着两根修长的腿。
  
  现在的联盟算是慢慢发展起来了,总归还没那么火爆,选手们还是几个人挤一间的。
  
  “哈?什么时候说的。”孙哲平茫然,他谈恋爱了怎么自己都不知道,“今天在厕所门口。”听到回答孙哲平几乎想现在立刻马上就去把叶修那混蛋揍一顿。“喂,是不是真的啊?”没听到孙哲平的声音,张佳乐再问了一遍。
  
  “别听他胡说。”孙哲平当机立断脱口而出,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回想起当时叶修的那句话,脑海里忍不住飘过韩文清的脸。孙哲平焦躁地想抓头发,指尖刚触到发丝,思考起韩文清的头发是什么触感,他总是理板寸,摸起来应该很扎手,又想到他的嘴唇,有点想咬一口。
  
  “大孙你脸红了。”张佳乐默默看着,点评了一句。
  
  “靠,你看错了,我睡了。”孙哲平喊一嗓子,把自己闷在了被子里。只不过满脑子都是韩文清。
  
  他自己都没注意到,其实早在很早以前,他就把目光放在他身上了,不然当时在北京,又怎么会跟一个不算多熟悉,一年里只能见过几面,还是对手的前辈搭话呢。
  
  谈恋爱什么的,只是单相思吧。
  
  孙哲平这一觉其实并不踏实,要不是有良好的作息习惯,他可能会彻夜未眠。

 
https://m.weibo.cn/5556332723/4139730167913151
  
 
9.
  孙哲平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脸黑了。
  
  他梦遗了。
  
  记得上一次梦遗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虽然他现在也还是个小屁孩对了。
  
  莫名的烦躁。
  
  思来想去,还是先把黏腻的内裤给换了。
  
  孙哲平蹲在厕所里,静静地洗着内裤,等到他洗完出来,张佳乐还没醒,整个人都倒了个头,隐隐能看见口水往外淌。
  
  孙哲平有些头疼,有个智障儿童般的舍友,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张佳乐努力撑开眼皮的时候,孙哲平在和别人打着电话,表情突然柔和,弄得张佳乐就傻愣愣地盯着孙哲平,怀疑他被什么附身了,直到孙哲平打完电话,他才回过神来。
  
  “还不起来?”孙哲平问,“你这睡得跟跳舞似的。”
  
  “起来了起来了,靠你才跟跳舞似的。”张佳乐炸起来,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跟鸡窝有得一拼。“对了,刚才打电话什么事啊?”
  
  “叶秋问要不要一起去搓一顿,反正是夏休期,玩几天。”
  
  “也行,你去吗?”
  
  “当然。”
  
  10.
  手机铃声响起那会儿,孙哲平恰好出来。手机震动着,来电显示是嘉世的人。
  
  “喂?”
  
  “hi,孙哲平。”对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叶秋?又拿队员手机啊。”
  
  “嗯,对啊,我们去搓一顿,去不去?”
  
  “不去。”
  
  “老韩也去。确定不去?”叶修带着得意。
  
  孙哲平几乎能想象到叶修一脸狐狸笑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去。”
  
  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11.
   到最后,一群大男人还是在大排档里撸串子。张佳乐喝了一大口果汁,手臂死死勒住叶修肩膀,“老叶,我们大老远跑来,你却带我们撸串,不够意思啊。”
  
  “乐乐你醉了。”叶修挪开身子,努力把张佳乐的爪子扒下来。“果汁我醉个啥啊?!”整个人是死赖在他身上了,跟个树袋熊似的挂着。
  
  林杰喝了点酒的后果是,和方士谦面对面望着不知道干什么,嘴里飘出一句“奶我一口”就倒下了,留下方士谦一脸复杂,明明只是一瓶RIO。队长,小学生都比你强。
  
  韩文清已经带着淡淡的嫌弃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的盘子移开了几厘米,颇有一副想装作不认识他们的样子。
  
  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智障。
  
  现在唯一保持冷静的正常人估计只有孙哲平了,坐在他们之间的孙哲平特别不安,就怕跟他们同化了,其实他智障起来也挺智障的就是了。
  
  “老孙,”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他旁边,“我比你小。”
  
  “行吧,小孙,过来一下。”孙哲平一股恶寒。
  
  两人猫在街头,叶修抽了口烟,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圆,一丝乌云都没有。叶修不说话,就叼着烟看着行人,孙哲平等了许久,终于不耐烦了,“喂,你到底是想”孙哲平转过头去,接触到叶修乌黑的眼睛,声音弱了下来,“说什么?”想了想,孙哲平把话补完。
  
  “我和老韩在联盟之前就认识了。”叶修说。
  
  “这个我知道,那时候你们就很出名了。”孙哲平不甘心地回道,心里酸酸的。
  
  “你喜欢他。”没有丝毫犹豫,叶修一副肯定的样子,“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了,好歹也是朋友了,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人这么有好感。别让他难过。”
  
  “等等你说,”他对自己是有感觉的,是吧?孙哲平咧开了嘴,像个二哈。
  
  “喂,老叶!”远处张佳乐在大吼。叶修笑了笑,把已经灭了的烟收进衣袋里,“走了,仔细想想,你跟老韩吧,对他好点,荣耀之神都祝福你们了。”叶修挥挥手,走向玩嗨了的张佳乐。
  
  “那当然。”孙哲平狂妄地笑了。
  
  12.
  韩文清刚接到叶修的电话时,他是不愿意来的。“来吧。叫上孙哲平。”那人这么说。
  
  他动摇了,沉默了一下,还是坚决,“不去。”
  
  “你对他有感觉。”懒洋洋的声音变得认真起来,“你们该好好聊聊。霸图的汉子永不退缩,不是吗?”
  
  好好看清楚自己,他应该这样。
  
  逃避什么的,不适合他。
  
  13.
  叶修把其他人都拉走了,留下孙哲平和韩文清两人。他作为朋友,能做的,也就帮两人直视自己的感情。剩下的路,就看他们自己了。
  
  两人站在路边,气氛有些尴尬,相对无言。
  
  良久,
  
  “我送你回酒店?”
  
  “不先逛会儿?我有话对你说。”韩文清学他的样子挑眉。
  
  他们漫无目的地乱走,孙哲平跟在他的身后,橘黄色的灯光下,他们的影子被一点点拉长,他们走过了街道,走过了小巷,走过了桥梁。
  
  他们都怀揣了心事。
  
  “想了很久,我可能喜欢上你了。”韩文清主动开口。“咳,你说什么。”孙哲平呛到了口水,“你再说一遍?”孙哲平不可思议地盯着韩文清的背影,即使之前听到叶修说过,但这跟听本人自己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韩文清将身子转过来,对上孙哲平,“你呢。”韩文清伸出手。
  
  此时的他看起来很冷静,不似在赛场上的热血。
  
  但也只是看起来罢了。孙哲平打过他的手,直接拽了过来,凑到他的耳边,“好巧,我也是啊。”孙哲平痴痴地笑,掌下的那只手臂微颤,“你在紧张?”
  
  “对啊,我在紧张。”韩文清笑了,抬起头,封住了他的唇。轻启贝齿,舌头悄悄伸出去,笨拙地交缠,慢慢舔过每一寸,孙哲平愣了一下,把韩文清揽进怀里,不甘示弱地吻回去,似有似无掠过他的上颚,由轻缓再到急躁,孙哲平紧紧抱住他的后脑勺,宽大的手掌抓着,又不敢真的用力,被剪短的头发摸起来挺扎手的,像刷子似的。
  
  这个吻结束的很快,韩文清将头往后靠,温软的嘴唇分开了,拉出了一条银丝。“现在算在一起了吗?”俯视韩文清喘气的样子,孙哲平有些得意。
  
  “不算。”瞟了眼惊诧的孙哲平,勾起嘴角,“退役了再说。”
  
  “啊??”
  
  14.
  很多时候,老天都很喜欢开玩笑。
  
  就比如,孙哲平受伤的手。
  
  突然爆发的伤,突如其来的退役,
  
  之后只剩下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
  
  当韩文清知道这件事时,就得到一个短信,一句“等我回来”载满了他的不甘。再回拨过去,早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号,QQ好友里也不见他的踪影。他消除了任何可以联系他的方式。
  
  有人说,他的手治不好了。有人庆幸,一个强力对手的离开。有人惋惜,一个实力强劲的选手因这种原因而被迫提早退场。
  
  也许不会回来了,韩文清想。只是仍然保留着那条短信,通讯录里依然存着那个标着名为孙哲平的空号。

-tbc-

只发糖不发刀
这篇想很久了终于打算码了出来
感谢观看(鞠躬)

评论(12)

热度(71)